02
2020
04

日媒曝东京奥运延期详细时间 官方现在并未证实

时间:2020-04-02 04:19栏目:京津动态 点击: 198 次

中新网3月30日电 据日本放送协会(NHK)30日晚间报道,日本东京都当局多位有关人士外示,国际奥委会与日本方面已经就延期后的东京奥运会日程达成一致,按新日程,东京奥运会将于2021年7月23日开幕。在奥运推迟新闻宣布6天后,东京奥运会终于迎来了新的最先。不过截至发稿时,这一新闻并未获得官方的证实。

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·巴赫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24日曾召开电话会议,就新冠肺热疫情造成2020年东京奥运会面临不息转折的现象一事进走了商议。随后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发布说相符声明,宣布2020东京奥运会将改在2020年以后但不迟于2021年夏日举走,同时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名称不变。

大事回顾:三次申办凋零后终获成功 风波不息

2013年9月8日早晨,经过国际奥委会委员投票,日本东京击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和西班牙马德里,获得2020年夏日奥运会举办权。这是继1964年第18届夏日奥运会后,东京第二次举办夏日奥运会。

日本此次成功申办终局了此前的三次凋零,1988年和2008年奥运会申办中,日本名古屋和大阪别离败给当时的汉城和北京,在2016年奥运会的申办过程中,日本东京最后输给了巴西里约热内卢。

2015年9月1日,东京奥组委决定停留操纵由佐野研二郎设计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官方会徽。有新闻指出,佐野当初挑交的会徽审议原料擅自操纵从网络下载的他人摄影作品,涉嫌侵权。这也是继屏舍奥运主场馆建设计划后,日本在筹备奥运过程中的一个“大乌龙”。

2016年4月25日,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委会宣布新会徽甄选效果,在四件最后候选作品中,以日本传统颜色蓝色的菱形组相符构成的作品“组市松纹”当选。新会徽由3栽分别类别的矩形构成,代外了分别的国家、文化和思想手段,传递出“多样性荟萃”的新闻。新会徽的出炉,也正式终局了前一版会徽的剽窃闹剧。

“东京八分钟”揭开“东京时间”,但没想到是“加量版”

2016年8月21日,里约奥运会闭幕式在马拉卡纳体育场进走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扮演超级马里奥亮相闭幕式。这场时长8分钟的精彩“预演”,宣告着奥运正式进入东京时间,但当时候谁也没能想到,这个“东京时间”竟然是一个“加量版”。

2018年2月28日,东京奥运会祥瑞物出炉。配有奥运会会徽图案、富有异日感的机器人祥瑞物方案当选。奥运会祥瑞物主配色为蓝和白,是能把传统和异日融为一体的“温故而知新”的角色设计,偏重古风同时又具备最精尖的知识,拥有凶猛的公理感,象征着既要正视传统,又要与时俱进。残奥会祥瑞物则足够粉色的樱花气息,具有富强的心里,亲喜欢自然。

2018年7月22日,东京奥组委正式公布奥运会和残奥会祥瑞物的名称,别离为“Miraitowa”和“Someity”。前者寓意是期待优雅异日永久不息下往。后者名字来自于一栽通走的樱花品栽“somei yoshino(染井吉野樱)”和英文词组“so mighty(这样富强)”。

2019年4月16日,东京奥组委公布了开幕式和闭幕式的举走时间及32个大项的比赛日程。其中,开幕式和闭幕式别离于2020年7月24日和8月9日在新国立竞技场举走,时间为夜晚8时到11时。

2019年7月24日,在东京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节点,东京奥运会奖牌亮相。金牌重约556克,银牌重约550克,均创夏日奥运重量之最。就在今年2月17日,京津动态“United by Emotion”被宣布成为东京2020奥运会残奥会主题口号。

命运多舛的圣火之旅,背后折射无奈的延期

3月12日,2020年东京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在希腊奥林匹亚赫拉神庙举走,最高女祭司经过太阳光成功采集到火栽并点燃圣火盆,宣告东京奥运圣火顺手点燃。受新冠肺热疫情影响,仪式现场限定了不悦目多人数,只有100名受邀嘉宾参与这一传统活动。而就在镇日之后,出于对公多健康的考虑,希腊奥委会宣布终止2020年东京奥运圣火在该国境内的传递。

3月20日,东京奥运会圣火终于抵达日本,在宫城县进走展览。但在迎接仪式上,当做事人员将火栽迁移到圣火盆时,原由当地忽然刮首大风,圣火在交接过程中不料灭火,直到30分钟后圣火才被点燃。

其实早在一月终二月初,就最先有人质疑在疫情的情况下东京奥运会是否能够准期举办。国际奥委会资深委员迪克·庞德2月的一番爆料更让东京奥运前景蒙上了一番不确定性。尽管日方多次申明坚持准期举办,但疫情的影响最后照样无法被无视。

当地时间3月23日上午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终于“松口”,外示倘若不及以完善的方法举办,那将不得不考虑延期。当日,国际奥委会官网发布声明,异日4周内将完善新冠肺热疫情对东京奥运会影响的评估,届时将作出决定,包括推迟奥运会的能够。也在这镇日,加拿大奥委会和澳大利亚奥委会相继就东京奥运会发外声明,外示无法准期参赛。

最后,1天后的24日,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电话会议之后,国际奥委会和东京2020奥组委发布说相符声明,2020东京奥运会将改在2020年以后但不迟于2021年夏日举走。

一年之后再战,他们的期待之火是否仍在?

东京奥运周期由4年亘古未有地延迟至5年,对做事生涯已至老岁晚年的行动员而言无疑佛头着粪,不少耳熟能详的中国名将也许都将受到冲击。

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,就是两届奥运会羽毛球男单冠军得主林丹。自东京积分周期开启以来,林丹便再异国取得拿得脱手的收获。现在赛事陷入凝滞,更像是给他的奥运梦判上“物化缓”。而明年即将32岁的里约奥运会男单冠军谌龙同样面临挑衅。

国乒被誉为“梦之队”,阵中有包括马龙、丁宁在内的诸多老将。按原计划,许昕和刘诗雯已经锁定东京奥运会混双和整体的参赛资格,马龙、丁宁则具备夺取单打和整体资格的实力。倘若四人同时出现在奥运赛场,也就意味着国乒有4名30岁以上的球员出战,这在球队历史上都极为稀奇。

行为中国短跑史上第一位晋级奥运会外子百米半决赛的选手,已经31岁的苏炳增现在的便是能够站上东京奥运会赛场,末了一次冲击外子百米决赛。2019年,他舒坦获得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,但在竞争尤为激烈的百米赛场,苏炳增明年的前景并不笑不悦目。

此外,诸如产后复出的妈妈级选手刘虹、即将37岁的中国举重名将吕幼军、中国女排的“北长城”颜妮、中国跳水队新一代跳板“女皇”施廷懋、“无冕之王”巩立姣……每一幼我都在与时间起义,把脚步加快,在汗水和泪水中坚守。(完)
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newdemand.cn/1327150/1635544.html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

Powered by 九江市昆好财经资讯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18 360 版权所有